行业动态   小米   联想   手机   常程  

小米向左联想向右 常程跳槽背后的国产手机变局

2020-01-06 08:43 来源: 新京报 
雷军微博配图(左二为常程,右二为雷军)

  雷军微博配图(左二为常程,右二为雷军)

  常程的火速跳槽背后,是联想和小米在中国手机市场不同的进退抉择。

  元旦是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。也就在2020年元旦前一天,联想集团副总裁、中国区移动业务负责人常程也告别了老东家,并旋即在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加入了小米。从2000年加入联想开始,常程为联想服务了长达19年,而从宣布离职到正式入职新东家,仅仅用了2天。

  常程的火速跳槽背后,是联想和小米在中国手机市场不同的进退抉择。更重视移动业务整体盈利的联想,正在将业务聚焦于利润表现更好的美洲市场,中国区等“刺刀见红”的新兴市场并非其发力重点。而国产厂商第一梯队中敬陪末座的小米,正在“磨刀霍霍”,准备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借着5G的东风,打一个翻身仗。

  常程离开早有预兆,联想移动业务换帅频繁难见起色

  2019年12月31日早上6点多,常程在自己的认证微博账号上承认了自己从联想离职一事。“19年成长在联想,感悟、感谢、感恩。”常程在微博中写道。在微博发出后不久,联想集团方面也对常程的离职进行了“官宣”:常程长期奋斗在竞争激烈的手机一线,承受了巨大的业务压力,家庭聚少离多,基于个人身体健康和希望更多精力照顾家庭的原因,常程近期提出离职。公司感谢他的巨大付出,他仍将作为联想移动的顾问继续为联想移动业务作出贡献。

  不过,2天后常程火速入职小米,证明上面这些温情脉脉的表示仅仅是成年人之间的体面言辞。常程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9年7月,当时联想发布了联想Z6以及Moto P50两款手机。在常程离职之前,联想在中国市场的手机业务已经持续疲软数年。

  在继任者问题上,联想方面表示,常程的工作将由联想集团副总裁、联想移动亚太新兴市场负责人赵允明代管,此外,联想移动中国区营销负责人陈劲,将协助赵允明共同推进中国区移动业务的发展。有意思的是,赵允明是2019年7月才刚刚“空降”联想,并且在短短数月后的12月底就接替了常程。

  据悉,赵允明在科技行业有超过30年的资历,曾在英特尔任职超过20年,管理能力备受业界看好。在宣布组织调整的内部邮件中,赵允明不但高度评价了常程,还以个人身份“借此机会表达对他的谢意”。赵允明表示,“在我加入联想后的这几个月里,他给予我全力的支持,迅速与团队融合,熟悉业务。”结合常程的迅速离去与赵允明的这份个人的谢意,不难看出,过去几个月中常程对赵允明的“支持”,似乎更有一丝交接的意味。

  赵允明对常程作出的高度评价,或许能够代表联想对常程过去19年贡献的认可:常程“19年间在公司担任了多个重要岗位。由他开发出的K860、K900、Yoga tablet等旗舰产品以及乐商店、茄子快传、乐安全、联想游戏等明星互联网服务产品,为联想移动互联业务做出了突出贡献。”

  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的频繁换帅已经不是什么新闻。2014年以前,在运营商渠道占据手机销售重要地位的时代,“中华酷联”在国产安卓手机市场上表现出色。不过,随着运营商补贴退坡,四家厂商中只有华为成功转型,联想与中兴逐渐成为边缘厂商,而酷派已经不复存在。

  2014年,联想收购了摩托罗拉。2015年6月,陈旭东接任刘军,以moto、ZUK和乐檬三个品牌分别剑指高端、中端和低端市场,但收效甚微。2016年11月,原先负责人力资源的乔健接管了中国的手机业务,也没能阻止联想手机业务的下滑。常程接手中国区移动业务时,已经是2018年5月。靠着频频“碰瓷营销”,常程赢得了一个“万磁王”的外号,但联想中国区的移动业务始终未见起色。

  联想手机业务收缩市场保盈利,中国区或不是发力重点

  市场研究咨询机构Counterpoint大中华研究总监闫占孟认为,从个人能力上讲,常程的产品线管理、产品定义能力是很强的,但在华米OV的产品竞争力和渠道优势面前,常程多少有些无能为力。在产品上,联想没有得到芯片供应商高通的额外支持,市场营销投入也远比不上OPPO、vivo,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,常程的施展空间确实不大。

  而从联想移动业务的全球版图上来看,联想正在收缩市场以保证盈利。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联想集团半年财报显示,2019/2020上半财年,公司移动业务收入同比下降7%,为30.12亿美元。下降的原因,在于“集团仅聚焦具有盈利增长潜力的国家进行投资,这无可避免地令经营规模缩小”。在半年总营收的260.34亿美元中,移动业务仅占比约11.6%,与PC业务相比,规模十分有限。不过,在盈利上,联想移动业务在上半财年的税前利润,较上财年同期高出1.6亿美元。这也是其移动业务连续第四个季度实现盈利。

  在中国手机市场中,联想的手机产品早已归入了“其他”类别,市场占有率不足1%。联想集团中国区总裁刘军在中期财报发布后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,2019年的市场端比较务实,并没有做很大的投入,因为2019年中国手机市场整体情况不好,竞争也非常不同,除了第一家赚钱,可能后面的都在丢份额和亏钱,所以联想在市场上相对没有做很大的投入,但是在研发端还是一直在持续投资。

  对于移动业务的盈利追求,意味着不赚钱的中国区手机业务重要性在下降。联想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在沟通会上表示,在过去的一年中,联想的手机业务主要专注盈利,而要做到盈利,就要把不盈利的市场放在次要的位置上,因此,亚太的新兴市场,全球的新兴市场都不是联想重点发展的领域,因为这些市场的竞争是“刺刀见红”的价格战。

  杨元庆表示,过去一年,联想在主要市场的盈利能力很好,在拉美和北美的利润率都接近了PC业务的利润率。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要注重盈利性增长。盈利性增长,是指在保证盈利的前提下,要更加关注增长。”杨元庆指出,在注重盈利性增长的同时,联想还是会首选可能盈利的地方,比如欧洲将会是下一个战场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联想都不会加码中国市场。作为中国区移动业务负责人的常程,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用武之地。闫占孟表示,或许是公司和个人共同的想法。联想目前手机业务的重点是摩托罗拉品牌,而摩托罗拉目前是由美国团队主导,常程的决策空间有限。

  小米备战5G大战,常程或将补齐小米产品短板

  战场的另一边,是常程的新东家。1月2日,2020年的第一个工作日,小米创始人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发布了新年全员信。在信中,雷军专门提到了常程的入职。雷军表示,常程在消费电子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,他将出任小米集团副总裁,负责手机产品规划等,向集团副董事长、手机部总裁林斌汇报。

  “只要真心认同小米价值观,只要能力出众,我们都求贤若渴,将以海纳百川的姿态在全球持续招募更多行业顶尖优秀人才。”雷军在内部信中表示。随着智能手机市场整体萎缩和竞争的白热化,越来越多的玩家逐渐边缘化乃至彻底退出。华米OV四大厂商除了要争夺市场,还要争夺这些企业中逸出的优秀高管。一年前,原金立高管卢伟冰入职小米,成为小米副总裁兼Redmi品牌总经理。年底的人事调整中,卢伟冰更是从雷军手中接过了中国区的重担,可见其融入得相当顺利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,小米的日子并不好过。由于华为大举从海外撤回国内市场,小米和OV的市场占有率受到强烈的挤压,市场占有率纷纷下降。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厂商,当属小米。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DC的数据,今年三季度,小米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仅剩9.8%,下降了30.5%。

  2020年,5G的强势来袭,成为小米想要借以翻身的“东风”。雷军在全员信中提出,小米2020年将进行重大战略升级:2019年年初提出的5年“AIoT”100亿元的战略,加码升级为5年投入“5G+AIoT”500亿元。而雷军此前也曾在多个场合表示,2020年,小米将发布超过10款5G手机,覆盖中高端的各个价位。

  “2020年是小米5G业务的冲锋年,是小米推动‘手机+AIoT’双引擎的关键年。”雷军在内部信中强调,“5G+AIoT”是贯穿集团全产品、全平台、全场景的服务能力,将是小米互联网基因在新时代全面爆发的“题眼”。 Strategic Analytics分析师吴怡雯告诉新京报记者,小米在智能硬件方面的布局较早,在推动5G手机价格下降的过程中也表现得非常激进,5G确实是小米一个很好的发展点。

  小米与常程的牵手,目前并没有更多细节曝光。但一个主流的猜测是,小米或许是看上了常程的产品能力。闫占孟就认为,小米之前引进的高管卢伟冰更偏重于对外的渠道、品牌和市场方向,而产品层面目前还没有看到很得力的高管,小米正需要补强这方面的能力。而常程此番加入小米,负责范围正是在手机产品规划方面。